麒麟网赚

关闭

当前位置:首页 > 竞价网赚» 正文

直播,主播东北主播的奇葩事:坐了两年牢后 没想到因曾经的抢劫视频爆红


刺猬公社 | 石灿

编辑 | 叶铁桥

东北人是有灵气的,他们天生幽默

“为什么东北直播会在全国独树一帜呢?”

“那我问你,没有了赵本山的春晚,还有以前好看吗?”于环业说,这是东北特质。他的公会旗下拥有三千多位签约主播,全国各地都有,东北最多,他的公司在全国都有布局,沈阳和南京是重镇。

“东北人天生幽默,我随便说个话就能把你逗乐,而且我们又喜欢交朋友,重义气,在直播间里把气氛搞起来,我们要轻松容易得多。”于环业是辽宁人,出洋留过学,却深受当地文化熏陶,曾在直播里氪金数十万。

在一部叫做《匹诺曹》的记者职场韩剧里,提到一个原则,一件事物的影响力要由事物本身价值和传播渠道构成。如果事物本身价值很高,传播渠道够宽大直接,那么,那个事物的影响力一定会大增。

在东北这片被互联网遗忘的土地,主播们的“奇葩事”正在不断上演。

辽宁主播:在粉丝群的表白下,发言好几次被打断

刘宇宁在台上演唱时,他的粉丝简直要疯了。

“刘宇宁!我要嫁给你!”

9月22日,在辽宁省沈阳市的一场粉丝嘉年华现场,多名女粉丝对发言人刘宇宁怒喊:“刘宇宁!我爱你!”

粉丝疯狂,她们的呼喊声超出控制范围。人潮拥挤,安保部门已经在活动开场前,加派了很多人手到主舞台和观众间的隔离栏里,为的就是不让人受到伤害。

“大家冷静点。”

站在舞台中央的刘宇宁想要控制现场情绪,希望粉丝静下来,听他把话说完。按照安排,他的发言稿顶多花一分钟,在粉丝群体表白的情况下,他的发言好几次被打断,发言时间也被延长了。

这是部分粉丝希望看到的,只有这样,她们才能与刘宇宁多处几秒钟。

“真人对视与看他直播是不一样的,在现场我的呐喊声他至少有机会听到。”一名叫做张雨的粉丝说,为了看到刘宇宁,她特意从外地赶到沈阳参加那场粉丝嘉年华。

那天,受蒙古高原冷空气影响的沈阳最高气温只有20度,最低温度到了8度,需要穿两件衣服才能抗寒。

刘宇宁是今年忽然间爆红的一个新型歌手。他拥有一个乐队叫摩登兄弟,主唱刘宇宁、吉他手阿卓、键盘手大飞。他们翻唱演绎了不少歌曲在抖音爆红。

摩登兄弟是今年直播圈的一个现象级艺人团队,线上粉丝数千万。从线上走到线下,8月17日,摩登兄弟在广州举办了首场线下音乐会。当天正好是七夕情人节,一名女粉丝穿着婚纱站上了音乐会舞台,对着刘宇宁,说了话。除了这个女孩,还有几位女粉丝穿着婚纱到了现场。

刘宇宁是辽宁人,他的出道路径与主流歌手不一样,他既不是选秀推捧,也不是学院派出身,更不是练习生养成。他来自一条曾经被人鄙视的通道 直播圈。

早些年,直播圈以美女秀场直播为主,内容安全风险极高,被人贴上金钱主义的标签。移动互联网从2012年走到现在,直播产业现在已经走入下半场。网红的社会标签化也随着一起改变,以芙蓉姐姐为代表的那代人,早已经被唾沫星子淹没在时代长河中。

而现在,与刘宇宁一样的东北主播,正成为直播平台的主导力量。

沈阳“大力哥”:坐了两年牢后,因为抢劫视频而爆红

沈阳“大力哥”赵金龙天生携带的幽默特质,在一段视频里,被互联网无限放大,被人们所知,所笑,所悲,所弃。

赵金龙是这样被卷入到大众视野中来的。

2013年11月,沈阳的天极冷。一对父子在一台自助存款家里费家里汇钱,就当钱放入提款机时,一把水果刀突然出现在了儿子的脖子上。父子俩愣住了,双眼盯了持刀抢劫犯一眼。他们身后的一位红衣妇人惊慌逃离现场。

“把钱都给我!快点儿!”这句话来自赵金龙之口。

“凭什么!”儿子很倔。

忽然间,一道命题如闪电般掠过赵金龙的脑海:“还用问凭什么!我就想抢你了,你还问凭什么?”

那是赵金龙第一次抢劫,他太紧张了,就在他犹豫的那一瞬间,他发现水果刀拿反了,刀背抵着被劫持人的脖子。

他们对视三秒后,儿子指了指架在他脖子上的刀:“这是啥?”

父亲突然一拐胳膊,抓住赵金龙的手,儿子看事不对,也冲上去抱住赵金龙的腰。父子摁住赵金龙,将他推向墙角,顺手按了报警按钮。

“你不准动!”父子俩警告赵金龙。

“我不可能不动!我要是一个人不动的话,我不就是王八吗?”赵金龙吼他俩。

整个抢劫和反抢劫的过程不过30秒。5分钟后,警方到达现场,扣了赵金龙。

“我本来想抢点钱买大力去,万万没想到啊。”赵金龙在拘留所摆着头说,“他不是取钱呐,他是存钱。”

“这抢劫也太失败了。”他低下头感叹。

沈阳当地一家电视台的女记者问他:“当时你拿刀架到那老爷们儿脖子上的时候,完了他啥反应啊?”

“他呀,他有点男人气概,气魄。懂不?他问我’凭什么!’”赵金龙说。

在监狱待了两年后,赵金龙在家晃悠了一年。有人翻出他上电视台受采访的那段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开来,他的语调、用词、表情都戳中了社会大众内心的笑点,东北三省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2016年,一个叫韩野的人找到他,说要签下他,让他做主播。韩野看中了赵金龙的“搞笑天分”。他们确定好经纪关系后,韩野开始筹备赵金龙的直播秀。韩野明白粉丝的猎奇心理,他把赵金龙的视频分批传播到直播平台,点击量暴增,粉丝量也在三四天后暴增。赵金龙很快成了百万级别主播。

赵金龙从小就生长在东北大地上,他的朋友说,他很幽默,每次聊天,他总能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他挺高智商的,就耽搁在喝药上了。

他之前经常喝“大力”,这是一种止咳药水,属处方药,里面含有罂粟壳一类的东西。大量服食易上瘾,不易戒除。他得名“大力哥”也就是因为他说“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必须得喝大力!”“大力出奇迹!”来的。

后来,《与陌生人对话》节目主持人陈晓楠问他:“现在你想想是不是像一场梦?”

“你说的太对了。人生如梦就是从我身上产生的,太荒诞了。莫名其妙的进去了,莫名其妙的出名了,这就是我的人生。”赵金龙那一刻异常笃定。

很多人好奇赵金龙的幽默来自于哪儿,除了他自身秉性外,还有那一方水土。

沉寂多年后,赵本山在直播平台再度上演“无限风光”

在“振兴东北老工业区时代”,主播们通过直播渠道,将辽宁和沈阳的历史文化、风土民情和城市魅力不断向全国各地输送,架起一座对外沟通和传播的桥梁。这种方式要比传统的宣推更容易接受。

传统东北网络主播的受众不分年龄,五十岁的大老爷们可以看,五岁的小屁孩子也可以听。在东北,有一支奇特的文化分支与传统东北直播不同,他们在快手上崛起后,立即吸引小镇青年的身体 全民疯狂社会摇。

这种曾经只流行于社会青年中的蹦迪舞蹈,在直播浪潮下再次焕发生机,听着《最美情侣》,摇!摇!摇!

不过,社会摇可不是你想摇就能摇的,它是专属于社会人的狂欢。

对于社会人来说,他们有自己的特殊打扮,必须穿九分裤,走路一定要有社会气和匪气,冻出老寒腿没事儿,小夹克也没事,一旦输了排面,可就没了脸面。

还有,社会人非常在意排兵布阵,“V”字型和“一”字行是社会人最常用的梦幻队型,站一次C位就能圆一次社会人的老大梦。

在“社摇”圈流传着一个女社会人的憧憬:“我的意中人是一位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身披紧身夹克西装、绷着紧身九分裤、穿着豆豆鞋、头顶锅盖头,跳着社会摇来娶我。”

它还是一种实用性极高、社会成本极低的解压娱乐方式,非常适合现在的中、青、少年人(不推荐老年人),不用去迪厅,连酒都不用买,连座都不用占,摇着摇着脑袋就晕了,摇着摇着脖子就“扭着”了。

2017年,东北的“轻工业”喊麦文化逐渐没落后,给了社会摇一个上升的空间和超越的机会,社会摇第一人“牌牌琦”。

当时,很多人都抓住了玩社会摇的窗口,但是把社会摇经营得最好的只有牌牌琦 这位在快手上簇拥数千万粉丝的超级大V,挂名“牌家军”的社群近百个,一呼百应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他并不会轻易那么做,现在的他趋于低调。我多次与他的经纪人联系,他们都表示拒绝采访。

他们都在寻找一个组织,用东北传统的待人处事观念维持关系。组织的另一个意义在于,让你有归属感,有精神上的靠山,这样要比单打独斗的孤傲侠客更有威力,在熟人社会的争斗中,组织会令人觉得温暖,一起往前冲的时候,会有额外的快感。

赵本山影响了东北,也影响了中国。赵本山从小挨饿,长大冲破阶层后,他急于向外界宣誓他的金钱财富和社会地位。

2008年,大女儿出家,十辆黑色林肯,20余辆黑色悍马吉普,车队穿过一条有一条街道公路,“那真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呀。”

同年,赵本山开门收徒。这次的”赵本山弟子大拜师”仪式非同寻常。以往以零散形式收徒的赵本山,首次对门下35名徒弟总体排序,并为他们一一正名,而这35人(已逝的李正春由夫人代替参加)也齐聚一堂,给师父叩首敬茶。台下坐着五百多名本山基地员工。

多年后,他再次出现在全国人民面前时,已经不是电视台,而是直播平台了。

2016年,赵本山在1500万人面前送上自己的直播首秀,收到的礼物一度让该直播平台服务器崩溃。之后再上直播,就是他女儿球球的直播间了。

沉寂多年后,赵老爷子再度风光无限。

红透的东北主播,背后透视的直播乱象

东北是中国最北地域,最低温度可到零下40度。在农业社会,大雪封山,外出活动场地被限制,屯好柴火烧土炕,坐在炕上盘腿唠嗑度日,成了他们冬天的必备项目。从1978年至今,中国城镇转化率从17.9%,到了今天的58%,东北的很多人都还怀念,曾经坐炕唠嗑的光辉岁月。

东北原著民祖先不是汉族,而是各种少数民族,女真、蒙古、满、鄂伦春、鄂温克、赫哲……与汉人儒文化不同,他们身上都蕴涵着特有的粗犷、豪放与直爽。

东北地域宽广,村落散布各地,松散的社会组织结构,远不像汉族大家庭那样讲究森严的祠堂族系。大兄弟、大姐、大哥、大妹子、老姑父……在炕上聊天非常轻松,很多有意思的语言,都能在特定的语言环境里掰扯出来。

在东北直播人的骨子里,流淌着一股原始的野味儿。天佑“败帝王、斗苍天”;罗永浩“做了各种各样甚至是违法的经济活动,都没赚到钱”,“为了不变成一个土鳖”,最后做了手机直播发布会上不断定义春天和夏天;“东北二嫂”在梦幻直播平台上释放天性,目无准则。

有些野性有被驯服的资格,有些野性则没有。2月12日晚,网络主播天佑以负面形象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节目揭露了网络直播中存在的乱象,其中提到天佑在直播当中用说唱形式,居然详细描述吸毒后的各种感受。

谁都知道,吸毒会带来严重的社会、经济甚至政治问题,有关部门一直在严厉打击各类毒品犯罪活动。这几年沾毒的明星全都被封杀,不让再公开出现在各类节目和影视剧中。

MC天佑在直播中涉毒的说唱,可谓是“自寻死路”。早在2017年,直播圈就掀起了一场“去MC运动”,所有主播昵称和直播标题都不允许带MC、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等字眼。

为此,天佑的名字在某平台也改名为:“天佑吖”。此外,还有77首喊麦歌曲被禁,1000多名主播被封。到头来,还是从某电视台春节晚会舞台上落下,在老家成了无数网红的幕后老板。

盛产主播的东北:内在特性没变,该幽默还是幽默

在“互联网+”浪潮下,东北成了一片哑声之地,国内没有任何一家知名互联网平台诞生在东北,就连风靡全球的ofo和摩拜都不能闯入哈尔滨,在当地,却诞生了QFQ和欧拜。

在南方人眼里,东北人高大壮硕,为人豪迈,大碗喝酒,大口吃菜。他们内在的幽默性成就了无数个互联网直播平台。

陌陌在2018年初曾发布过一份叫《2017主播职业报告》的数据,该报告显示,全国63.3%的男主播来自东三省,平均日直播时长超过8小时。

9月,YY直播方面的数据显示,在全国各区域中,东北主播最多,辽宁是主播大省,占比达3.19%,位列全国所有省份第一位。而另一个数据是,YY直播用户中东北用户占7.66%,其中仅辽宁用户占3.49%,在全国各省中位于前列。

东北除了黑土和白云,还盛产主播。也就是在这150多万主播中,有近5万人来自东北平原南部的辽宁省。

于环业说,各种直播平台相当于是东北曾经的线下舞台,他们现在只不过是把表演场地换了,把内容形式革新了,“内在的特性真没变,该幽默还是幽默,该吹牛逼还是吹牛逼”。

本文在腾讯新闻独家首发,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上一篇:奇瑞,奇瑞汽车总经理陈安宁效力9年离任 奇瑞汽车混改关键期遭遇人事动荡
下一篇:返回列表

猜你喜欢


美金,下影线不灭金生:黄金多单完美斩

美金,下影线不灭金生:黄金多单完美斩

端坐时光一隅,将一本书熟读于心,将一盏茶喝到无味,将一K线研至透彻。清溪淙淙,幽淡而明澈见底;秋水澹澹,无尘而静水深流;心海湛湛,明净而高远。行情回顾:昨日黄

企业家,经济纠纷努力营造企业家健康

企业家,经济纠纷努力营造企业家健康

原标题:努力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的良好环境甘肃省委省政府近日下发《关于营造企业家健康成长环境弘扬优秀企业家精神更好发挥企业家作用的实施意见》,从依法保护企业家合

中欧,黑龙江中欧思创会走进哈尔滨

中欧,黑龙江中欧思创会走进哈尔滨

央广网哈尔滨9月29日消息9月28日下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在哈尔滨市松北香格里拉大酒店主办以“价值创新:重构商业竞争逻辑”为主题的思创会品牌论坛。论坛现场吸

  • 微信公众号
  • QQ交流1群
  • 手机版访问
二维码